User:Bloodmerchant/Huzhou dialect

From Wikipedia, the free encyclopedia
Jump to: navigation, search

This draft is reserved for Huzhou dialect (湖州話) or “湖州閒話”(GhuTseu Ghaeho), a member of the Tiaoxi branch of Taihu/Northern Wu language.

Huzhou dialect 湖州話
湖州閒話 Ghutseu Ghaeho
Native to China
Region Huzhou prefecture-level city
Native speakers
About 3 million  (date missing)[citation needed]
Sino-Tibetan
Official status
Official language in
none
Regulated by none
Language codes
ISO 639-1 zh
ISO 639-2 chi (B)
zho (T)
ISO 639-3 wuu

湖州話,一種吳語方言,屬於吳語太湖片湖州小片(又名苕溪小片),俗稱“湖州閒話”(吳拼:GhuTseu Ghaeho)。吳語湖州小片包括湖州吳興區南潯區長興安吉(以上兩縣西部邊境官話移民區除外)、德清以及以及杭州市部分地區(包括余杭區大部、江幹區東部、西湖區北部、拱墅區北部等),使用人口約為300萬。

另外,由於清末太平天國運動造成的人口遷移,長興安吉西部部份地區存有非湖州吳語母語人口,主要是操官話閩南語以及其他吳語。

語音[edit]

浙北吳語吳方言的次方言,湖州話是浙北吳語的重要一種.湖州話的聲韻調系統中,聲母有29個(包含零聲母),韻母有41個,聲調有8類。(趙元任認為湖州話的聲韻調系統中,聲母有30個,韻母有37個,聲調有7類)

  • 聲母:湖州吳語聲母有29個(包含零聲母),其中完整的保留中古漢語濁音,即“巴”,“怕”,“爬”三字聲母相互對立。
湖州吳語聲母系統
示例:例字-吳語拼音-國際音標

全清 次清 全濁 次濁 全清 全濁
脣音 p /p/ ph // b /b/ m /m/
f /f/或/ɸ/ v /v/
舌音 t /t/ th // d /d/ n /n/
l /l/
齒音 tz /ts/ ts /tsʰ/ dz /dz/ s /s/ z /z/
tj(c) // tx(ch) /tɕʰ/ dj // gn /ɲ/ x /ɕ/ j /ʑ/
牙音 k /k/ kh // g /g/ ng /ŋ/
喉音 q /ʔ/ h /h r /ɦ/
  • 韻母韻母有37個。和普通話相比,湖州話同大多吳語一樣韻母多單母音化,如效攝讀若英語dog中的o,而普通話則是讀若house中的ou。湖州話中保留了入聲,但入聲韻尾已經合併一律收於喉塞。湖州吳語聲調例字同其他吳語相比,湖州吳語韻母有一個很大的特點,即湖州吳語無撮口呼
  • 文白異讀文白異讀指日常語音與讀書語音不同的現象。同其它吳語一樣,受北方官話的不斷影響,湖州話中存在廣泛而又複雜的文白異讀現象,如:“大、學、鳥、間、華、家、跪”等等。

詞匯[edit]

湖州小片方言屬於吳語,如同其他吳語一樣,其大體語法音韻辭彙都大同小異。然而湖州小片方言擁有專有的獨特之處。

人稱代詞[edit]

湖州吳語 吳語拼音 音標 普通話
ng [ŋ]
n [n]
渠 / 伊 dji / yi [dʑi] / [i] 他/她/它
nga [ŋa] 我們
na [na] 你們
伽 / 倻 djia / ya [dʑia] / [ia] 他/她/它們

自指:自家; 他指:人家、別人家; 統指:儕家

注:湖州市區(吳興南潯兩區)西部,使用人稱代詞時有發語詞"zeq",書寫為“實”,如:實吾,實伢等等。東部則沒有這種情況。東部第二人稱亦異於西部而稱[ɳʱi]或[ni]。

實詞[edit]

子——鍋 老倌——老公

辰光——時間 日腳——日子

家生——生活用品 摜脫貨——敗家子

小巴戲——小孩子 翨 (革羽)(音同“績括”)——翅膀

彎轉—— 蝦。這個讀音非常奇特,相傳是湖州太湖漁人依其形狀而命名的。

虛詞[edit]

  • 否定式助詞:弗 feq / 勿 veq(不);覅 fio /消 shio(不要)
  • “特”字類語尾助詞:特 deq、呾 de、哒 da、咷 do
  • “個”字類語尾助詞:個 keq / geq、咖 kaq / gaq、 嘅 kêq / gêq
  • 語氣助詞:吳語語氣助詞在語句意味的表達上有非常重要的語法作用,語氣助詞豐富,使用複雜,形式眾多。語氣助詞在表達語氣和情貌上有舉足輕重的作用,很多時候是不可或缺的。湖州話中主要的語氣助詞有:搿、侪、吤、呱、畀、(口伐)、喋、啦、嚡、啊、啲、吪、嘢、啷、嘚、嗒、叭、咾、哩、嚟、啘、嚄、唩、喏、嚜、嗯、哇、唉、噢、呃、呢、嘞、呒不、哪哼、噶咾、嘚嘶。

語法[edit]

常見的有“頭”、“子”、“家”等,如“黃昏頭”、“早上頭”、“夜個頭”、“壽頭”、“門口頭”、“棒頭”、“領頭”(領子);“車子”、“盅子”、“老頭子”;“店家”、“女人家”、“廠家”、“人家”。

  • 若幹數詞的習慣讀法和用法

如“一”,通常數數時開頭或“一、二、三”單獨連續時讀“yo”(此時“二”讀“nyi”或“兩”),而序數“第一”的“一”讀“yeq”,一、二並稱時,有時“一”讀“頭deu”,“頭二兩”、“頭兩裏路”、“頭兩百人”、“三十頭兩歲”,等等。

如“二”,用作序數時讀“nyi”或“兩”,但也有例外。“二”在數字序列讀音和後接量詞時的讀音頗多變化。10、20 分別讀成“拾”、“廿”,20有時又讀成“nyi seq”,如陰曆二十。在多位串讀時“222222222”則讀成“兩億兩千兩百廿二萬兩千兩百廿二”。二十則常寫作“廿”,作後接量詞時“兩個”、“兩隻”、“兩本”、“兩斤”、“兩支’,都讀“兩”,只有“2兩”習慣上讀作“二兩”,不然就拗口了。“十”往往清化變讀為“seq”,如“六十”、“九十”,其中“八十”讀作“poq seq”。

  • 特殊量詞

如“刀”,紙的量詞,一刀紙庫;“潽”,一潽中藥;“爿”,店家、廠家等的量詞,一爿店,三爿廠。“蓬”,花草、煙火等的量詞,一蓬火。疊(deq),書、資料等的量詞,一疊高考復習資料。部,車輛等的量詞,一部拖拉機,三部腳踏車。

湖州話中的“級”,除通過副詞表示外,還從特有的詞綴或重疊、擴展等方式來加以區別。一般說來,尾碼成分,大都表示形容詞程度的弱化,即ABB式。如:綠茵茵、甜兮兮、鹹塌塌、重鼎鼎、輕飄飄、糊罕罕、紅咚咚、白寥寥、胖篤篤、醉醺醺。

首碼的重疊成分,是對詞義程度的強化,即AAB式。如:雪雪白、緋緋紅、喇喇黃、繃繃硬、筆筆直、絕絕細、冰冰瀴、煞煞亮。

形容詞的擴展,成為近乎成語的固定片語,就達到了最高級的程度。如:烏盲黜黑、骨輪斯圓、碧綠嚷青、沸滾發燙、鮮甜蜜國、繃鐵斯硬、絕淡刮尺、黜黑迷度、擦刮全新。

如:吃吃看、問問看、看看看。

現狀[edit]

建國以來,湖州話和其他吳語一樣,遭遇了兩輪前所未有的、並且將不斷持續下去的巨大衝擊波。這就是全國性的普通話推廣應用(“推廣普通話”政策)和經濟社會發展帶來的大量外地人口的湧入。這兩輪巨大的衝擊波使湖州話完全喪失了後勁。湖州話在自身的延續中不可避免地出現了不穩定性。它正在淡出學校教學和官方交流,在公眾場合,方言似乎已蛻變成背時的語言而成為交流的累贅。幾乎沒有人再去對湖州話的語音辭彙詞義及其標準化、規範化進行無用功式的研究考證,社會也沒有施捨慈悲保留湖州話的一方傳承平台,純正的湖州話這兩千朵年文化遺產正處在迷失和消亡中。

很多人認為,在日常生活中,方言尚有一定的表達市場,而在一些公眾場合,用方言表達顯得很不到位,甚至有些彆扭。湖州話就像許多歷史文化遺產正在湮沒和消失一樣。舉一個方言被俘獲、同化的例子。像大廈的廈、大寨的寨,其方言讀音已經被普通話所置換(廈,湖州話讀“ya”,寨讀“za”)。諸如此類,不勝枚舉。據觀察,由於社會的發展和進步,人們的思想交流越來越活躍、越來越豐富,表達方式也在趨向新的適應。留在老一輩口中的生動形象的方言語彙開始失傳,一些方言的語音語彙在和普通話的融合中被俘獲、被同化,也可能在和新客籍語言的交流中被異化。在時代的不斷前行中,方言因其覆蓋區域狹小、納新相對遲緩、從總體上不如普通話表達豐富和寬泛而越來越顯現出它的局限性(如上世紀30年代河南小屯殷墟商代遺址發掘,考古學興起後,大量遠古文字就難於和湖州話這類小區域方言銜接)。